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资讯 > 文章 当前位置: 中华资讯 > 文章

“中国第一酒镇”茅台镇面临生态大考

时间:2022-05-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中国第一酒镇”茅台镇面临生态大考

  本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2.5.2总第1042期《中国新闻周刊》

  贵州遵义仁怀市茅台镇位于赤水河畔,有“中国第一酒镇”之称。因多家酒企存在破坏生态、未批先建等问题,当地近期被中央点名。

  “赤水河流域白酒企业违法建设、破坏生态问题时有发生,对流域生态环境造成威胁。”今年3月18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贵州省反馈督察情况时指出,赤水河干流水质总体稳定在地表水Ⅱ类标准,但一些流域、区域生态环境问题还比较突出。赤水河流经遵义市茅台镇的11条支流中,有4条水质为劣V类。

  生态问题背后是产业乱象。督察组指出:“仁怀市执行相关产业发展区域布局规划不严,限制发展区和规范发展区违法用地、未批先建等问题突出。金酱酒业公司2020年以来两次因违法占用林地被查处,部分山体和林地被破坏。”

仁怀市赤水河支流石坝河曾因水质超标被通报。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仁怀市赤水河支流石坝河曾因水质超标被通报。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4月上旬,《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茅台镇调查走访时了解到,过去茅台镇酒企,有的存在向赤水河非法排污现象,有的因窖池缺少防漏防渗装置,导致窖底水外渗,进而造成污染等问题。去年以来,仁怀市通过关停一些“小散弱”酒企、要求酒企投资升级环保设施等措施,生态得到一定改善。一些未批先建项目,目前还处在停工状态。仁怀市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将继续对白酒企业“改造提升一批、兼并重组做大一批、清理整治退出一批”。

  但在此过程中,茅台镇如何在这场“生态大考”中过关仍面临诸多考验。

  支流曾发黑发臭

  赤水河源出云南镇雄,全长500多公里,是长江上游的一条重要支流,在河两岸孕育了茅台、郎酒、泸州老窖等众多品牌,因此被誉为中国的“美酒河”。仁怀市是赤水河流域区域性中心城市,也是世界优质酱香型白酒的核心产区。

  赤水河成就了白酒企业,白酒企业带动了当地经济。仁怀市提供的材料显示,仁怀是中国酱香白酒的原产地和主产区,白酒产业是仁怀的主导产业和重要经济引擎。2021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64.49亿元,经济总量列全国百强县市第12位,综合实力列西部百强县第4位。2021年,全市现有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06家,白酒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9.9%;白酒包装量完成19.78万千升,同比增长31.5%。

  仁怀白酒产业迅猛发展的同时,赤水河的污染问题却屡见报端。2021年7月26日,贵州省生态环境厅官网发布《遵义市仁怀市赤水河仁怀段溪沟污染依旧,区域环境问题突出》的文章。该文称,2021年4月,贵州省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遵义市督察时发现,仁怀市白酒行业无序发展,污染治理推进不力,溪沟污染依旧,区域生态环境问题突出。

  “2019年国家长江经济带警示片披露仁怀市白酒企业超标排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运行不正常,各赤水河支流溪沟污染严重。按照省、市整改方案要求,仁怀市于2020年年底前完成白酒行业废水污染治理,各溪沟实现Ⅲ类水质目标。”贵州省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批评指出,此次督察进驻发现,仁怀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统筹谋划不到位,白酒企业无序发展,污染治理推进缓慢,各溪沟污染依旧,区域环境问题突出。

  省督察组去年4月指出,仁怀市共有白酒企业1690家,其中2021年在产778家。在2021年,仁怀市在产的白酒企业中,冷却水主要采用水冷方式。按照相关标准规范要求,冷却水必须收集处理后回用,回用率不低于80%。

  “但除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等少数企业按要求建设冷却水循环处理系统外,其余白酒企业大多数因陋就简,在屋顶、厂区等修建简易冷却水池,达不到相关标准和规范要求,高温、高浓度冷却水直接排入外环境,加重各溪沟污染负荷。” 贵州省生态环境厅官网上点名了几家企业,仁怀市文洋酒业有限公司冷却水直排,水质发黑;酒城酒业冷却水管网布局杂乱,设置外排管道;金茅古酒厂冷却水收集池存在废水外溢。

  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院长、贵州省发酵工程与生物制药重点实验室主任邱树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以前仁怀市污水的处理能力有限,有些酒厂管理不规范,有的为了节省成本,存在向赤水河排污的现象,特别是在雨季时,这种现象更突出。此外,也有企业的窖池没有做防漏防渗装置,导致窖底水外渗。

茅台镇一家酒厂的酿制车间。图/视觉中国茅台镇一家酒厂的酿制车间。图/视觉中国

  仁溪沟属于赤水河支流,属于茅台镇岩滩村。仁怀市冠醇酿酒作坊老板吴明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来的窖池都是泥土和砂石结构,容易渗漏,导致外溢污染。一些污水很容易渗透到马路,进入仁溪沟。

  他是土生土长的岩滩村人,全家祖祖辈辈生活在村里。他以前在茅台镇化肥厂做工人,后来辞职做酱酒。在他印象里,过去一些环保设备比较落后,思想观念也跟不上。岩滩村还有一家酒企的高管表示,前些年,的确有一些酒企环保设施不规范,甚至偷排污水,导致仁溪沟的水有时都是黑的。茅台镇汉王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欧杰也记得,之前仁溪沟的水有时非常浑浊,甚至发臭。

  官方监测数据显示,仁怀市赤水河支流石坝河、仁溪沟、兰家湾、元木岩、胜利沟等水质均存在超标。2021年1~3月,兰家湾COD(化学需氧量)最高达251mg/L;仁溪沟水质COD高达165mg/L,均为劣Ⅴ类水质。督察组认为,部分白酒企业环保意识淡薄,违法违规问题频发,赤水河仁怀段部分溪沟水污染防治形势严峻。

  企业“求生式治污”

  赤水河的生态恶化,最终将会危及酒企的生存,当地一些大企业发起了自发保护行动。2020年6月8日,茅台、郎酒等7家酱酒企业负责人齐聚茅台古镇,发起并签署《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在签署仪式上,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说:“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赤水河沿岸的生态容量总有一个‘天花板’。”

  他表示,尽管酱酒板块持续升温,酱酒企业在规划与布局时,仍要充分考虑这片区域的环境与自然压力。“我们一定不会因为产量和市场的发展,改变和调整我们的标准,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

  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秘书长吕玉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赤水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开不得‘国际玩笑’。(如果酒企)为了发展把赤水河搞污染了,等于没发展。现在,仁怀也在内部治理,市委市政府下大力气搞(环保)这一块。”

  去年被贵州省环保厅通报后,仁怀市开展了新一轮治污运动。2021年8月,仁怀市启动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四改一建设”工程。该工程是指:冷却水系统改造、窖池改造、接酒池改造、厂区管网改造、废水应急池建设。目的是做到生产废水和生活污水应收尽收,确保突发情况下废水能有效贮存。在管理上采取“包干制”,市级领导负责包保37家白酒生产企业综合治理,统筹调度56个村(社区)256个村民组涉白酒生产企业综合治理工作,调度10个重点责任单位环保问题整改;科级领导及有关干部负责包保全市1643家白酒生产企业综合治理。

  贵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黔酒股份”),前身为成立于1958年的国营仁怀县台乡窖酒厂。黔酒股份董事长张方利,目前是仁怀市酿酒工业协会副会长,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仁怀市要求所有生产型白酒企业将污水排放设施接入政府管网,政府负责收费处理这些污水。我们公司有300多个标准窖池,去年每个标准窖池的污水处理费大约是1.2万元,今年涨到了1.9万元。”

  他从1979年开始接触酒行业,至今已有43年。他深知赤水河成就了茅台镇的白酒企业,污染不得。2021年,按照政府要求,黔酒股份在环保设备改造升级等方面,就投入了700多万元。

  督促企业加大环保投入,是治污的第一步。茅台镇一家酒企高管介绍,2021年10月,该企业开始按照政府要求进行整改,购买了四套冷凝设备,并给30多口窖池的底部做了防渗漏处理,并对接酒池等进行改造,共计花费100多万元。通过历时40多天的整治,企业顺利通过了政府的环保验收,极大地减少了污水排放量。“我们原来10多天就得排放60吨废水,现在一个多月才排放6吨。”

  位于仁溪沟的茅台镇汉王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欧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了通过政府验收,去年,汉王酒业总共投资了900多万元,其中为了把40台老式冰缸改成干湿水冷设备,就花费了470余万元。

  欧杰称,目前仁怀市的生产型的酒企还有900多家。“这些企业都是经过改造后顺利通过政府验收,允许继续投产的企业。”改造后,仁溪沟变清澈了,现在里面还能经常看到小鱼。“谁污染谁治理,治污是我们酒企的主体责任。”

  但大量“小散弱”的酿酒作坊,是问题的症结。一些酿酒作坊为了通过验收,避免被关停,也在环保上做了投资。吴明勇介绍,他的作坊成立于2011年11月,目前有10口窖池,6名工人,年产能约100吨。2021年9月,他接到当地环保部门通知要求整改。整改花费了二三个月,共投资了四五十万元,现在已经整改到位,并通过仁怀市政府和茅台镇政府验收。虽然通过了验收,但环保局还是随时会来抽查。

  仁怀市委一位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环保局执法人员每天都会进行执法检查。不久前,执法人员在合马镇发现有酿酒作坊在生产过程中,又出现了渗透等污染现象,就再次将其关停。

  对赤水河的保护,贵州省层面正计划通过专门立法的方式来进行加强。今年2月18日,贵州省生态环境厅召开《贵州省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生产环境保护条例》立法启动会。该会议明确指出,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生产环境保护立法是对酱香酒生产环境实施最严格保护的具体行动。要将《条例》打造为“酱酒生产环境的保护法、酱酒产业发展的促进法、酱酒产业准入与退出的责任法”。

  不少酒企“先上车再补票”

  在中央和贵州省的环保督察组的相关通报中,都提到当地多家酒企存在未批先建问题。

  贵州省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发现,仁怀市规划的禁止发展区内仍有20家生产企业未落实搬迁。经抽查,部分白酒企业存在违法占用土地、环境影响评价“未批先建”。八益酒业、喜相逢酒业、金窖酒业等未办理用地审批手续即投入建设;茅台镇典藏酒厂、茅鼎酒业有限公司和金茅古酒厂二期项目未办理环评手续,擅自动工建设。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指出,金酱酒业2020年以来两次因违法占用林地被查处,部分山体和林地被破坏。

  金酱酒业官网显示,该公司与贵州茅台酒厂仅一河之隔,前身为始建于1909年的汪家烧坊,是茅台镇第一家经营散酒的烧坊。1996年成立“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金酱酒业有限公司”。2013年与杭州娃哈哈集团达成战略合作,组建了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领酱国酒业有限公司。公司目前优质酱香基酒年生产量5000多吨,占地面积300余亩,现有员工350余人。资料显示,金酱酒业董事长汪洪彬曾获得贵州省总工会颁发的“黔酒工匠”等荣誉。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了解到,上述未批先建项目是指金酱酒业开发投资的“茅台镇酱香酒谷”项目,于2020年11月3日上午开工建设。金酱酒业的相关资料显示,酱香酒谷项目总投资6亿元,占地面积130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60080平方米。项目建设内容包括酱酒文化基地、酱酒展销中心、酱酒文化交流中心、酱香酒谷文博馆、酱香酒谷古法酿造区、包装车间、综合楼、办公楼、博览馆等,建设工期为2年,装修1年,确保3年内投入运营使用。

仁怀市有商铺售卖自称茅台镇“酱香散酒”,最便宜的标价仅18元每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仁怀市有商铺售卖自称茅台镇“酱香散酒”,最便宜的标价仅18元每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4月3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走访酱香酒谷项目时发现,该项目位于茅台国际大酒店对面的一座山体上,现在处于停工状态。附近一家企业高管透露,金酱酒谷因为破坏生态去年就被停工。“附近有的酒企扩建时,都很顺利。但金酱酒业做这个项目时,搞得动静太大了。”

  酱香酒谷的承建方为四川鸿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项目停工是业主方(金酱公司)的原因。“好像是涉及破坏生态和未批先建等原因。”金酱公司行政部门一位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酱香酒谷项目的确于去年就已经停工,现在还没有施工许可证。“这毕竟属于未批先建项目,需要整改,所以四川鸿林公司也不敢继续建设。”

  这名负责人称,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提到的金酱酒业破坏林地行为,也发生在酱香酒谷建设过程中。“其实,当时是破坏了山坡上的小树苗,还没有成林。”这名负责人称,金酱酒业几年前就拿下了这块地,目前涉及的林地许可证已经批下来了,公司也已将申请施工许可证的相关资料报给了住建局,正在评审。“其他手续都齐全,正按照规范程序上报。至于什么时候开工,我们也在等结果。”

  贵州八益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八益酒业”)等公司也存在未批先建问题。八益酒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司搞扩建时,有的手续还没办完成就动工了,现在因缺施工许可证停工了。“我们正在抓紧办理相关手续,有的手续可能两年都办不完。”

  多位受访的当地企业家表示,仁怀市多家酒企存在未批先建问题,有一定“务实考量”。当地政府历来重视发展酒企,但山地众多的特征又制约了酒企发展。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地方以占补平衡的方式买外地耕地指标,以实现新增建设用地,满足企业发展的需求,但这其中需要一个过程。为了发展,一些企业也能够“一边建设,一边补手续”。

  邱树毅也表示,过去对酒企有些“重发展、轻管理”,再加上贵州省土地建设指标紧缺,有些企业拿到一块土地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种背景下,有些酒企为了尽快开工,存在“先上车再补票”的情况。

  从2017年7月仁怀市政府制定的《仁怀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调整完善方案》中可以看到:仁怀全市以山地为主,约占土地总面积达86.7%,坝地仅占土地总面积达1.9%。

  通过购买耕地指标、占补平衡的方式补充建设用地指标不足,成为仁怀当务之急。上述《方案》提到为完成耕地占补平衡任务,2010~2014年,全市从赫章县、桐梓县、凤冈县、正安县、务川县和道真县购买耕地指标809.42公顷,耕地占补平衡主要指标来源需要依靠异地购买,本地补充难度较大。

  而在上述规划实施期间,仁怀全市通过土地开发、整理复垦,补充耕地674.67公顷,只完成2020年规划目标的34.6%,不到全市同期新增建设占用耕地总面积的一半(46.65%)。建设占用耕地的速度,远超补充耕地的速度。

  建设占用耕地速度过快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仁怀市“国酒产业发展迅猛,建设用地规模增长较快”。上述规划确定,至2020年全市新增建设用地、新增建设占用农业地和新增建设占用耕地总规模分别控制在3329.00公顷、2385.00公顷、1811.00公顷以内。2014年时,全市新增建设用地总规模3049.21公顷,新增建设占用农业地总规模2567.08公顷;新增建设占用耕地总规模1446.15。公顷。“现行规划实施刚过半,建设用地指标和使用进度均已达到90%左右,个别已经超过100%。”

  土地指标紧缺,也导致价格暴涨。2021年7月,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吕玉华曾表示:“现在仁怀的土地是黄金。一个企业要用一亩地,算上资源补偿费,无论是钓鱼台还是茅台,以前是四五万一亩,现在是50多万一亩,有的甚至接近70万了。”

  “小散弱”整治难题

  为集约土地、便于监管、治理污染,仁怀市政府正在对“小散弱”酒企采取兼并重组等举措。仁怀市委宣传部发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称,仁怀市委、市政府明确,从2021年起的未来三年内,将综合治理白酒“小散弱”企业600家以上。

  整治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仁怀白酒生产企业总数明显下降,规模以上企业大幅增加,“就地改造提升一批、兼并重组做大一批、清理整治退出一批”,对“小散弱”关停并转,对外来非实体资本投资项目一律暂停、产能未经批准的一律不准扩张。

2019年4月,赤水河茅台镇段,河畔房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酒厂广告牌。图/IC2019年4月,赤水河茅台镇段,河畔房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酒厂广告牌。图/IC

  仁怀市将之视为白酒产业的“瘦身革命”。2021年9月7日,仁怀市政府办印发《仁怀市白酒企业兼并重组实施指导意见的通知》,其中明确目标为,通过推进白酒企业兼并重组工作,使重组后的白酒企业证照齐全、手续合法、安全可靠、生态环保高质高效,且企业独立年产大曲酱香达400吨以上,新增白酒企业项目建设能力在年产大曲酱香白酒2000吨以上。文件还明确了仁怀酱酒产业的阶段性产业集群发展目标,到2025年,全市白酒产量达到45万千升,白酒工业总产值达1500亿元以上,税收突破600亿元。初步形成千亿级企业1家、百亿级企业3家、十亿级企业10家以上、亿元级企业40家的白酒产业集群,白酒上下游产业链进一步健全完善。

  仁怀市在对白酒企业的兼并重组过程中,“小散弱”如何有序退出,仍然面临重重阻碍,茅台镇仁溪沟一带就出现了困局。

  仁溪沟地处赤水河支流,属于岩滩村,依山傍水,河流两侧分布着汉王酒业、古香酒厂、冠醇酿酒作坊等多家酒企。岩滩村位列中国酒都酿酒工业和发展第三产业的核心区。多位受访的当地酒企老板称,大约2000年前后,仁溪沟附近陆续兴起了一些酒企,目前共有18家酿酒企业(含作坊)。

  金东集团正计划在仁溪沟打造酱酒酿造基地。《中国新闻周刊》在岩滩村走访时发现,村内张贴着一个巨大的宣传牌,上面写有“金东酱酒酿造基地规划鸟瞰图”的字样。金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东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创立于1996年,已形成“实业+投资”的商业模式。金东集团拥有15000名员工,总资产逾300亿元。

  茅台镇汉王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欧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汉王酒业现有356口窖池,200多名工人,是仁溪沟18家酒企(含作坊)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对汉王酒业而言,今后面临被兼并还是提升改造,我们都服从政府安排。” 

  不过,在仁溪沟,除了汉王酒业等少数几家酒企,其他多为规模较小的酒厂或作坊。对这些企业老板而言,他们更担心的是,今后是否会面临被直接关停的命运。酒企老板们不满之处在于,去年为了支持“四改”工作,也为继续生产,他们投入了大量资金,但现在公司却再次面临生存问题。“政府为了做大做强一家企业,为什么要灭掉这里的十多家企业?企业不论大小,只要合法合规,就不应该受到歧视。”

  吴明勇提供的相关视频显示,2022年3月2日,仁怀市政府召集仁溪沟18家企业负责人,开了一次“仁溪沟白酒开发利用项目企业座谈会”。会上,政府还未明确搬迁方案和补偿方案。多位仁溪沟酒企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地域对酱香酒品质影响很大,相比经济补偿,他们更担心的是如果离开这里,今后是否还能酿出与仁溪沟相同品质的酒。

  2021年9月,公众号“懂酒谛”发过一篇《仁怀酒企兼并重组山雨欲来》的文章。该文称,早在2007年,仁怀就出台了中小白酒生产企业资源整合指导意见,计划从2008年1月1日开始,用两年时间完成中小酒企的整合工作。不过,这种大整合不了了之。此次兼并重组,从2020年3月起,仁怀开始做酒企兼并重组的准备工作。

  该文援引一位仁怀市知情者的话称,如果不是疫情原因,此项工作在2021初就全面启动了。此次的兼并重组与往昔迥然不同,过去政府比较穷,拿不出多少钱来解决大整合过程中的社会矛盾,现在一是政府财政比较宽裕,二是产业升级和环保生态改善已经到了临界点。这就迫使当地政府不得不全力推动兼并重组,以确保仁怀酱酒产业集群的健康发展。

  “兼并重组,做大做强是仁怀几代领导的梦想,然而政府的强介入和市场配置资源的灵活性是仁怀酒企艰难抉择的两面,仁怀的酒企除了茅台集团等极少数国有控股企业之外,大都是规模偏小的民营企业。”文章分析,他们更希望政府少做“拉郎配”式的强整合,而是让市场进行资源配置。但如果不进行兼并重组,政府对小、散、乱酒企的监管困难重重。一旦赤水河出现大的环境污染,仁怀酱酒产业将难以抵御生态系统风险。

  有分析认为,仁怀市政府对当地酒企采取的改造提升、兼并重组等举措,是大势所趋,有利于培育壮大白酒骨干企业集群,规范白酒生产经营秩序。但在此过程中,如何考虑好企业的正当诉求,也考验着政府的治理能力。

新闻热点精选

责任编辑:张建利

上一篇:上海新增本土无症状连续6天降至1万以下

下一篇:总书记这样话奋斗

联系《中华法制报》 | 关于《中华法制报》
加入联动记者请联系zgfzb@foxmail.com  |   QQ:773977605【微信同号】  |  地址:www.zhfzb.net  |  电话:010-86753333  |